昼锦堂和韩氏祖祠

 

昼锦堂和韩氏祖祠

位于河南省安阳市东隅的昼锦堂是中国四大园林之一。乃北宋名相韩琦荣归故里后的府邸。园林建筑,雄伟秀丽,青砖灰瓦,古朴别致,古柏参天,庭院清幽。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欧阳修曾为昼锦堂作记,其文收入《古文观止》,昼锦堂遂声震遐迩。

韩琦(公元1008—1075),字稚圭,相州(今安阳)人。北宋名臣韩国华之子。出身官宦,才智超人,二十岁蟾宫折桂中进士,天圣五年甲科第二名榜首。父子双进士,当时传为佳话。据传说,发榜唱到他的名字时,太史奏报太阳底下出现了五色的云朵,左邻右舍纷纷登门祝贺。韩琦相三朝(仁宗、英宗、神宗),立二帝,位高权重,政绩显赫。

韩琦执政之时,正值北宋王朝四面楚歌之际,金、辽、西夏皆是北宋之敌。为制衡西夏,他与范仲淹共谋对敌方略,取得胜利。当时流传着这样一首民谣:军中有一韩,西贼闻之心胆寒,军中有一范,西贼闻之惊破胆。

公元1058年6月,时年五十一岁的韩琦开始了其十年的宰相生涯。他积极参与范仲淹主张的新政,提出了改革朝政的十大措施。以克服朝政腐败,官员素质低下,民不聊生的弊端。

韩琦的胆识和气量俱佳,喜怒不形于色。敦厚持重像周勃,处理事务像姚崇。他平素重视和发现人才,只要是人才,即使自己不喜欢其为人,也一视同仁地使用。他与富弼齐名,号称贤相,富韩并论。

“宰相肚里能撑船”是对北宋宰相王安石容忍小妾娇娘出轨的千古美谈。宰相韩琦与王安石是同僚,其宽宏大量的胸怀,也足以称得上“宰相肚里能撑船”。下面抄录《韩琦大度容人》这则故事,以予印证。

韩魏公知北都,有中外亲献玉盏一只,云耕者入坏冢而得,表里无纤瑕可指,真绝宝也。公以百金答之,尤为宝玩。乃开醇召漕使显官,特设
一桌,覆以绣衣,致玉盏其上,且将用之酌酒,遍劝坐客。俄为吏将误触台倒,玉盏俱碎,坐客皆愕然,吏将伏地待罪。公神色不动,笑谓坐客曰:“物破亦自有时。”谓吏将曰:“汝误也,非故也,何罪之有?”公之量宽大重厚如此。

韩琦性格朴实忠厚,家中没有财产积蓄。早年和晚年曾两度巡抚河北,声震辽国。儿子韩忠彦到辽国出使,辽国主听说他的长相很似父亲,便令人给他画了像,以表示对韩琦的敬仰。韩琦于宋英宗治平元年接受编修《仁宗实录》的任务,到神宗熙宁元年完成。这是他留给历史的文字成果。

韩琦一生执政为公,为宋王朝的巩固和发展做出了重大的贡献。宋神宗为此御赐其一副楹联:

二扶红日上青云北宋江山天地老,三着锦衣归故里南阳山水日月新。

韩琦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也多有建树。《安阳集》是他的传世之作。在《唐宋词鉴赏词典》中,虽然仅有韩琦的四首词,但却列入被鉴赏名单之内,可见其在文坛中的地位。

笔者曾在《唐宋词鉴赏辞典》中拜读韩琦的一首小词,现抄录于此,供大家欣赏。

点绛唇

病起恢恢,画堂花谢花憔悴。乱红飘砌;滴尽胭脂泪。惆怅前春,谁向花前醉?愁无际,武陵回睇,人远波空翠。

据考证,韩琦这首词作于告老还乡之后。

病起恢恢,指病起后精神疲惫不振的样子,由于生病,心绪愁闷,故见画堂前正在凋谢的花朵,好像增加了几分憔悴。这里点出暮春的节侯,而且亦花亦人,人花兼写。因有画堂花谢才有乱红飘砌。滴尽胭脂泪描绘“乱红”的飘坠,赋予落花以伤感的情怀,也包含作者本人的伤感。上片情景交融,辞意凄婉。

下片写前春已去,无人在花前共醉只有“惆怅”而已,惆怅之际而转为愁。愁且无际,足见怀人之深。回睇武陵,作者可能是由眼前的“乱红飘砌”联想到落花缤纷的武陵溪,那里则是驻春留人的地方。

这首词可能有其特定的寓意。当时王安石大力推行新法,反对者纷纷遭贬,韩琦也是反对者之一,因此被解除河北安抚使的职务。从此他心情郁闷,憔悴而多病。同时常常怀念那些被贬出朝廷志同道合的同僚。于是借用伤春怀人的传统手法写成这首小词。

可见,韩琦不仅是历史上著名的政治家,而且在诗词的创作上有很高的造诣。

公元1068年,韩琦因年事已高,提出隐退还乡,宋神宗极力挽留,但他自知自己年逾花甲,力不从心,最终获准辞去宰相职务。先任河北安抚使,后任知相州。

韩琦回到相州后,在州衙里建造一座楼阁,取名昼锦堂。作为修身养性之地。昼锦源自《汉书·项籍传》:“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后以昼

公元1075年(熙宁八年)六月下旬的一天晚上,一颗大星陨落在相州治所,马棚里的马受惊,第二天韩琦仙逝,享年67岁。死讯传出,当地百姓哭之甚恸。朝廷辍朝三日,以表哀悼。宋皇神宗特别御碑,上书:两朝顾命,定策元勋。宋徽宗时,被追封为魏国公忠献王,虑国忘家曰忠,文猷有成曰献。锦为贵显还乡”。韩琦任武康军节度使知相州,因相州是其故乡,筑堂,名曰昼锦堂。堂里有忘机楼,东有狎鸥亭,西有观鱼轩,后有书楼和康乐园,韩琦就在此安度晚年。

宏治十六年癸亥(明孝宗年号,公元1503年)中秋。明文渊阁大学士丘浚,在《魏国公像赞》并序言中对韩琦予高度的评价,现摘录开头几句:宋朝十六帝,丞相百十三,赵普首于汴,天祥终于南。就最贤忠谁,无如韩忠献,伟哉社稷臣,古今不多见。

寥寥数语,彰显韩琦忠于国家,热爱人民的贤德,这就是昼锦精神的核心。

公元1702年,昼锦堂改为昼锦书院,为传播中原文化发挥重要作用。从这里走出许多文人墨客,其中不乏大雅之士。清朝末年,书院更名为学堂,成为河南省最早的教育机构。大革命时期,老一辈革命家王若飞曾在这里从事革命活动。1958年更名为安阳市第五中学。

昼锦堂中的记碑,高两米。刻于1065年,由欧阳修撰文,礼部侍郎蔡襄书丹,记述韩琦事迹。“至于临大事决大议,垂绅正笏,不动声色,而措天下事于泰山之安,可谓社稷之臣矣!”

蔡襄乃宋朝四大书法家之一,《昼锦堂记碑》是他楷字的代表作。蔡襄在创作过程中,将每个字单独写几十遍,然后择最佳者拼合,故《昼锦堂记碑》又叫“百衲碑”。韩琦后裔以此为荣,此后,昼锦成为韩姓的雅号和象征。

追源报本,敦宗睦族乃韩氏先贤之传统美德。千百年来,韩琦后裔纷纷以不同方式追思其忠献精神。出生于海南文昌锦山的韩锦云,1840年考中进士,就怀着崇敬的心情,前往南阳拜谒昼锦堂并敬献楹联:

公志有成欧子早为天下道

家声勿替裔孙今自海南来

居住在海南的韩琦后代,大都在祖祠里设昼锦堂,有些屋宇则以昼锦命名,以纪念韩琦。位于海口市得胜沙路的昼锦别墅就是全琼州海内外宗亲共同倡议而建造起来的。为还原历史,让后代了解当年韩氏宗亲的凝聚力和先贤的号召力,特将有关史料摘录于此。

建造昼锦别墅的发起人,据记载共有169人,其中有民国将军韩汉英。我村的桐丰、晓春、倬余也名列其中。

海口昼锦别墅成立筹备处,地址在长堤万泰号。民国十六年十月五日发出的《寄诸昆弟信函》称:迳啟者,本族前拟于海口市购地新建昼锦别墅,以便诸昆季往来别埠者停骖。当派部各乡各埠勸捐有日,兹经寻得佳地点在得胜沙,前后可作商店,中间可建祠楼,甚为合宜,订价六仟元现已下定……

建昼锦别墅目的有三:一是宗亲经海口往各地得以寄宿,二是可作祠堂纪念祖先。三是可作商店产生经济效益。

别墅首期工程竣工后,民国十七年六月二十日,筹备处公布的《昼锦别墅建筑经过事实报告》称:诸父老钧鉴,地址在海口得胜沙之中间,前进已建西式楼房,连底三层上盖中隔,全用红毛坭平铺,坚固非常,计用工料连地价共去银壹万七千元左右,现工程已竣工……

建成后的昼锦别墅位于海口得胜沙正中间,具有南洋风格的骑楼建筑,斜对面是当年海口最高建筑五层楼。附近有著名的泰安旅店。当时的得胜沙,商铺繁华、商贾云集。别墅背后紧挨长堤码头,水路交通十分方便,许多宗亲就是从这里下南洋,走出世界。

一九五○年海口解放后,海口市人民政府曾给海口昼锦别墅颁发房产证。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本属海南韩氏宗亲的共有房产,却被长期占用。上世纪八十年代,为落实侨房政策,笔者亲自到当时的海口市房产局档案室找到房产证原件。以此作依据,海内外宗亲向政府申诉,几经周折才物归原主,产权代表人为泰国韩氏祖祠。

二○○六年,经海口市有关部门批准,昼锦别墅拆除按原貌重建。二○一二年八月后已出租,开始产生经济效益。

海南韩氏渡琼始祖韩显卿,字灼道,生于1155年,终于1225年,是韩琦第六代孙。于宋光宗绍煦元年(1190年)由会稽(今浙江绍兴)县尉升任廉州太守。于1197年携一子经雷州渡琼,定居文昌锦山。

韩显卿为何南渡琼崖,说法不一。比较一致的是因金兵南侵,宋王朝岌岌可危所致。但也有另一说法,韩显卿与海南许氏渡琼始祖许模是莫逆之交,与许模同船过琼。许氏族谱中记载。韩显卿曾任琼州知府(记海南周刊2012年3月19日B6版),其依据是:许氏族谱中许模像旁有韩显卿的题字:渡琼始祖模公像赞:尔材既长,尔貌复扬,伟哉别驾,愧我正堂,所以黎氏,拦與平昌;德威兼著盛继良。落款为:欶授议大夫琼州府事寅弟韩显卿灼道氏拜撰。

韩显卿任琼州府事,海南韩氏族谱没有记载。他既然在琼州任知府,为何不在州府置业安家,却去穷乡僻壤的文昌农村定居。至今是个谜。

为纪念渡琼始祖,韩氏族人于明代建造韩显卿公祠,因长期失修,原祠尽废。清乾隆巳己年(1749年)又复建于文昌锦山的陈斗坡。1939年日寇侵琼时毁于战火。1949年在时任民国将军韩汉英(文昌抱罗南堆村人,韩显卿第二十四代孙)主持下,发动海内外宗亲捐资五万多光洋重建祖祠。并请国民党元老吴敬恒题写祠名。解放后,显卿公祠被占用,先是文昌第六区政府用作办公室,后由锦山粮所使用。

1993年11月,根据侨房政策,文昌市人民政府将韩显卿公祠归还韩氏族人。尔后,海内外宗亲捐资近百万元全面修缮扩建。计有显卿公祠、昼锦堂、譓公祠。三开大门,横廊两座以及广场共计1185平方米,是海南保存比较完整的古迹之一。每年清明节,海内外宗亲云集于此,祭祀先祖,其场面十分庄重、感人。

八百多年来,显卿公后代遍布文昌各乡镇,有的还移居海南各市县,在那里繁衍生息。有些甚至到国外谋生。据不完全统计,显卿公后代共有十八万多人。

分散在各地各派系的后代,秉承中华民族的习俗,先后建造祠堂,纪念先祖。

位于文昌市文城镇孔庙旁边的韩废公祠,是为纪念韩废公的历史功德,教育后代,于光绪二十八年合族所建。民国十四年(公元1925年),海内外韩氏后裔捐资重建。韩废公为韩氏渡琼始祖韩显卿公之男(二世祖),字伯成,号辉山,谥韩废,人中奉大夫知融州军事(从二品)。是古琼韩职位最高的朝廷命官。靖康公祠并非祭祀祖先的场所,其用途是:纪念祖先,接待过往文城的海内外宗亲和在文城读书的韩氏学子。

解放后,韩废公祠由当地政府管理和使用。二十一世纪初,落实侨房政策,归还韩氏族人。其时,公祠已破败不堪,成为危房。二○一三年海内外韩氏族人共同倡议,发动宗亲捐资重建。捐款的热情空前高涨,十分踊跃。出现父子、夫妻、兄弟同捐的动人情景,仅一年时间,一幢三层楼
的韩废公祠,以崭新的面貌展现在世人面前,与周边的林、符、李氏公祠并驾齐驱,颇为壮观,建成后以其谥号取名为靖康韩公馆。

海南洋浦渔港中的韩氏祖祠,是一百多年前由一位移居于此的翼派后代所建。其先祖从文昌锦山迁移到那里。现在已发展到二、三十户子孙。祖祠位于海岸边,面向滔滔南海。内建南阳郡,显示海南韩氏来自河南南阳。可谓“南阳灵气盖天涯,鱼肥网满乐渔家。”

韩显卿第四代孙怿移居海南临高,后改为陈姓。其后裔在新盈镇建的宗祠牌门正上方刻上“昼锦门”三个大字,显示他们祖先来自韩姓。

光绪四年(1878年),陈氏祠堂举行大祭时,岁进士,时任雷州儒学训导的族亲陈必达挥笔题写楹联:

依然崇祀韩宗昼锦堂开自昔门前多将相

迨至继承陈姓颍川派衍由今氏族数英才

这副楹联,道出韩怿后代崇礼韩宗,继承陈姓的意愿和情怀。每年清明节,他们都组织宗亲到文昌扫显卿公墓和到锦山祠堂祭祖。

为何韩怿后代改为陈姓,海南省临高昼锦堂历史研究会编写的《怿公氏族简史》引用韩怿墓碑的铭文以予引证。

其曰:公乃韩琦公之九代孙,吉甫第三子也。原住文邑,与博二公同胞。及身来临入籍卜居抱文村,生五祖又各移邑西海,四支皆顶纳陈家盐课,改韩为陈户籍。自是繁昌,长支虽不事盐业,而心慕隆盛.亦因此而改焉,陈氏之兴所由来也,是为序。

公坡镇白秋村的祠堂是为纪念谦公而建的,谦,字敬老,是韩显卿第六世孙。因族谱失传,其生卒时间未详。派男德可,生于元泰正定四年(公元1327年)二月初十。谦派就是这个时期从文昌锦山迁移到这里的。谦祖祠堂建于何时,族谱没有记载,只知道于清嘉庆、道光、光绪年间几次复修。人民公社化时成为生产队的公共食堂。文革中被拆除,用其材料建生产队的保管室。谦祖祠堂虽已消失,被历史尘封,但我对祠堂的原貌,里面的摆设以及当年的祭祀活动似有记忆。

祖祠内建两幢砖瓦结构的平房,红墙绿瓦。橡、桷、梁、柱均用黑盐木制作。房里靠内墙边筑阶梯式神台。按派序从高到低排放先祖的神牌。神牌用木头雕刻而成,红底金字金边,甚为耀眼。上面刻上:明(清)××世祖×××神位。神台下放一张八仙桌,上面放香炉、烛台。

祖祠围墙外面,一棵百年枇杷树遮天盖日,树底下有一个排球场,在树荫的遮掩下,每当中午劳动归来,村中的男人都在那里打排球,春夏秋冬从不间断。十分可惜,拆除祠堂时,这棵古树也难逃劫难,毁于人为。

掌管祠堂祠务的是村中德高望的长辈,俗称父兄,他们决定族中大事,管理祖祠的账簿,主持祭祀活动,有很高的威望。

祖祠有祖业,记得谦祖祠堂有几块坡地,几块水田,由族里的宗亲耕作,给祖祠交租。祖祠用这些资金资助子孙读书或购买香火,我们族里有一位青年到上海读大学就是由祠堂资助的。

祠堂制订族规,约束族人的行为,违者必受惩戒。而且被排除在族谱之外。谦祖祠堂中的修谱定例就有下列条款:

一、 干伦犯纪败常乱族者不收。

二、 殴辱父母残戮兄弟者不收。

三、 经营埋葬残伤祖坟者不收。

四、 凭权借势蠹国害民者不收。

五、 变卖祖业攒夺祭产者不收。

六、 开窝招赌者生子不收。

七、 母有秽行者生子不收。

还有许多规矩,不一罗列。男丁不上族谱,可谓是人生最大的耻辱。可见祠堂在当时的作用非同小可。

祠堂是祭祀祖先的场所。我记得,谦祖祠堂每年举行春秋两祭。祭祖那天,全村男女老少汇集祠堂。祭祀厅里香烟缭绕,烛光闪烁,炮声不断。
女人忙于杀鸡做饭,男人张罗祭祖事宜。供桌上酒饭三牲,应有尽有。祭祀典礼完毕,全族人共进午餐。按祠堂的规矩,男人围桌而坐,喝酒聊天。妇女和小孩则围着簸箕席地而坐。尽管是粗茶淡饭,大家吃得津津有味,特别是孩子们高兴异常。每次祭祖各家各户都要按人丁缴交香火钱,以表示对祖宗的敬重。

旅居海外的韩琦后人本着一脉相承的血缘关系和追源报本、敦宗睦族的传统观念。为弘扬祖德,在居住地区建起祖祠。规模宏大的是泰国韩氏祖祠。据不完全统计旅居泰国的韩氏族人有三万多。

早在1905年,旅居泰国的十几位宗亲就发起成立韩氏一家社。地址在曼谷湖湘府。1947年迁到曼谷黄桥东北街,更名为昼锦别墅,其牌匾为国民党元老于右任所题。1964年迁往来吞府沙越路,建渡琼始祖韩显卿公祠,内设昼锦堂、祭祀堂,占地面积约10亩。祖祠大门临街,进入外门是宽阔的庭院,“韩氏祖祠”的牌匾为民国上将陈诚所题,祭祀堂大门两侧刻着韩汉英将军书写的“祥云再现,昼锦重辉”的题字。祭祀大厅宽敞明亮,中间安放韩显卿的全身铜像。铜像的背后是安放泰国已故先辈神牌的阶梯式神台。大厅的椽、柱、梁刻上历史名人题写的楹联、题词。有民国五十二年蒋中正题的“敦本报国”,于右任题的“清芬永继”,何应钦题的“积厚流光”,陈诚题的“源远流长”和“定乱赞中兴重见华堂辉昼锦,起衰传盛业还重云汉出天章”宋美龄给祖祠赠送的玉照挂在祭祀大厅侧边的休息室里,并在像片旁亲笔签名,像片右边写上:旅泰韩氏祖祠,左边落款处是,台北五十二年,蒋宋美玲。此举表明宋氏三姐妹乃渡琼始祖之后裔。其父韩教准是韩显卿第二十三代孙。

祭祀堂后面是昼锦堂,原是一幢二层小楼。泰国韩氏祖祠原理事长韩泰畴宗长,提议将昼锦堂拆除建大礼堂,并带头捐资三百万泰铢。二○一○年筹建,二○一一年落成。大礼堂宽三十三米,长三十四米,实用面积1287平方米。大礼堂仍挂昼锦堂的牌匾,现在成为祖祠的会堂和宴会厅。这其中凝聚无数族彦的大量心血。

海外韩氏祖祠历史悠久且管理规范的还有新加坡韩氏祠。韩氏祠创办于1899年,原名为星洲韩氏祠。位于红桥头谈申律二条半石租赁的一间亚答屋,会员数十名。祖宇历经三次搬迁都是租赁的。

1925年发动宗亲募捐在小坡荷罗卫巷21 号,购买一间二层楼排屋做祠宇,1975年,广大宗亲再次捐款,并得到泰国、汶莱。马来西亚、美国宗亲的资助,购买祠址。九十年初期扩建翻新,尔后易名为新加坡韩氏祠。本世纪初,此地因政府征用,新加坡韩氏祠用补偿款,在德申宗路购买一幢两层楼宇。楼下大厅设昼锦堂,挂韩琦、嘉彦、显卿巨幅画相。二楼为会议室。新加坡韩氏祠以奉祀祖先,敦宗乐族,共谋祠员福利与互助为宗旨,开展活动。他们不但有固定的祠宇,而且还购置铺面,用出租的租金做为祖祠的经费,实在是绝妙之举。

泰国韩氏祖祠理事会是经泰国政府注册的民间组织,历届理事会秉承韩氏祖先的传统。每年在祖祠组织宗亲举行春祭和秋祭。春祭为正月十五后第一个星期天,秋祭在中秋后的第一个星期天,祭祀的场面既庄重又热烈。

是日上午,宗亲们扶老携幼从各地汇集祠堂,第一件事就是到祭祀堂给先祖上香。笔者曾到泰国韩氏祖祠参加过祭祀活动。当我站在先祖的神台下,奉上三柱香,叩三个响头时,真是百感交集,难以言喻。无数先辈为了谋生,千里迢迢,远渡重洋,离别高堂妻小,在生活的道路上奔波,尝尽颠沛流离的人间苦辣,最后客死他乡。看到一排排神牌,仿佛看到已故宗亲。此情此景不禁令人潜然泪下。孤悬海外的乡亲,把祠堂当做自己的家,当做精神的支柱。已故先辈有祠堂这个温暖的家,在天堂里依然像生前那样或欢聚一堂,开怀畅饮,倾吐心声,或谈今论古,探听乡情。其灵魂有了寄托,远在故乡的亲人也可得以慰籍。

祭祀大厅里,韩姓始祖万公像前和渡琼始祖显卿铜像前,各设香案一席,已故先辈牌前左右各设副案各一席。席上摆满供品,有烧乳猪、鸡、鱼、点心、水果、鲜花。秋祭加中秋月饼。参加祭祀的有:通生一员,赞生一员,正引生一员,副引生一员,主祭一员,陪祭若干员,谈祝一员,执事六员。

上午八时半,祭土神,十时半正式举行祭祖大典。先祭始祖万公,接着祭显卿公,最后祭已故先辈。祭祖由通生主持,乐队演奏海南音乐。在引生的带领下,主祭和陪祭共同举行献礼。(一)香素礼(二)初献礼(三)初献分礼(四)亚献礼(五)亚献分礼(六)经献礼(七)经献分礼(八)赐嘏礼(九)侑席礼。每行一礼都要一跪三叩首。通生叫礼也挺有意思,叩首叫叩“寿”,复位叫“兴”

祭祖时,主祭和陪祭跪地,由祝生读祝文。祭祖本应读祭文,为何读祝文。据老先辈说,祭祖时要给祖先歌功颂德,故曰祝文。现将祭韩琦的祝文摘录于下:

公元××年×月×日,岁次××农历×月×日,乃(春或秋祭)之期也。主祭孙×××,陪祭孙×××,同众孙等,谨以不腆之仪,祭致于宋司徒大师上柱魏国公赠尚书追封魏群王忠献公,妣崔氏崇国夫人,李氏秦国大人,贾氏硕人。

魏忠献公,历代名臣。二朝顾命,定策元勋。道继孔孟, 名列儒门。二扶红日,帅统三军。德政超群,冠绝群伦。功施社稷,德被生民。欧子乐道,公老长存。名垂青史,声留子孙。

姓氏文化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追源报本,崇宗敬祖乃宗族之传统美德。各姓氏的祖先在历史上多有建树,或是政治家、军事家,或是文学家、书画家,其后裔以此为荣,纷纷以不同方式纪念他们的功德,以激励后代。海南韩氏来自中原,八百多年来,其后代秉承先祖的优良传统,是一笔取之不尽的精神财富。

弘扬昼锦精神乃韩氏后裔之天职。让我们共同期待:昼锦贤德、世泽绵长;昼锦弘业,时代辉煌;昼锦名气,誉满四方; 昼锦腾辉,永放光芒。

注:周勃,汉初大使

姚崇,唐朝大臣

富弼,北宋大臣

作者 韩贵畴:原籍公坡白秋村,曾就职于海口市人民政府

chinese-painting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