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羞老圃秋容淡, 且翰黄花晚节香

 

不羞老圃秋容淡, 且翰黄花晚节香

———安阳谒韩魏公祠小记

韩茂畴

安阳谒祖是我多年的愿望,2015年9月终于圆梦。在安阳市韩琦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韩新会先生及韩勇先生的陪同下,我虔诚地拜谒了韩魏公祠。

image_04
安阳韩魏公祠全景

韩魏公祠也称韩王庙,是国内保存较好的纪念历史文化名人古建筑群,是国家级历史文物保护单位。韩王庙建于北宋熙宁年间,是相州百姓为纪念韩琦的功德而建的生祠。


金代毁于战火,元代大德二年(公元1298年),安阳百姓在生祠原址上建立新庙,即为韩魏公祠。

走进韩魏公祠大门,依次是仪门(二门)、照壁、东西厢房,大殿。大门正中悬挂着“韩魏公祠”行草匾额,字体飘逸中带有庄重。正门有联曰:亦将亦相,不羞老圃秋容淡;又文又武,且翰黄花晚节香。这是后人对韩琦生平的功德与人品的最高赞赏。

韩琦是我海南韩姓的远祖。渡琼始祖韩显卿公乃韩琦第六代孙。

韩琦公生于官宦之家,其父韩国华北宋时期曾人监察御史、兵部员外郎、左谏议大夫等官职。韩琦20岁中进士,21岁开始步入仕途。韩琦的功德可简单概括为 “抗击西夏”、“庆历新政”,“执政三朝“、”扶立二帝”、“造福桑梓”、“鞠躬尽瘁”。欧阳修在《昼锦堂记》中称其“临大事,决大议,垂绅正笏,不动声色,措天下于泰山之安,可谓社稷
之臣”。著有《安阳集》五十卷留世。用“亦将亦相、又文又武”来概括更为合适。

韩琦的政治军事声望极高,文学造诣也很深。韩魏公祠门联中的“不羞世圃秋容淡”、“且翰黄花晚节香”典出韩琦的《九日水阁》诗,诗中有 “虽惭老圃秋容淡, 且看黄花晚节香。”之句。 在北宋,韩琦与范仲淹齐名,人称韩、范。他官至中书门下平章事,权位极重,也是一代领袖。然而,身居高位却注重保持晚节,这很难得。

穿过仪门,在一棵红果绿叶的石榴树前有个约三米高的照壁,龙飞凤舞的行草写着韩琦的《忆江南-安阳好》:“安阳好,形势魏西州。曼衍山川环故国,升平歌吹沸高楼。和气镇飞浮。笼画陌,乔木几春秋。花外轩窗排远岫,竹间门巷带长流。风物更清幽。”这是韩琦描写自己家乡美景的佳作。

转过照壁,两株海棠硕果累累,将前院点缀得分外优雅。迎面是气势非凡的大殿。两边是东西厢房。东厢房是韩琦生平图文展览室,西厢房门是收藏着历代珍贵碑刻。

大殿是韩魏公祠最重要的建筑,为元代建筑风格,虽明清及现代的多次修缮,但未改其主要结构。大殿内供奉着韩琦塑像。默默瞻仰,我祖丰满威仪,端庄大方, 鎏金塑身,金碧辉煌,一男一女童生伺候左右。古籍记载,韩琦3岁父母去世,由诸兄扶养,“既长,能自立,有大志气。端重寡言,不好嬉弄。性纯一,无邪曲,学问过人”。

image_05
韩琦公塑像

大殿内外悬挂有很多历代正要名流写的匾额,最值得一提的是塑像上方“器博道宏”和大殿正门的“适时济物”两个匾额,分别是清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于光绪17年(1901年)庚子事变后,从西安返京途经安阳拜谒韩魏公祠时御赐。

大殿正门有联曰:“保国保民名崇一代秉丹心,名将名相望重三朝持亮节。”高度概括了韩琦一生的丰功伟绩和高风亮节。

大殿正门左右分别悬挂“执政三朝”和“诚格两宫”的匾额。“诚格两宫”说的是韩琦以诚心说和英宗皇帝和太后团结的功德。大殿前留有几十平方米的祭台,是举行祭祀活动的场所。

韩魏公祠的东边便是康乐园。北宋至和年间回相州做官的韩琦,在府衙的后院所修建 。据记载,当时康乐园内红墙碧瓦,古木参天。被称为宋代四大园林之一。园内修建昼锦堂 、醉白堂等建筑,多少文人墨客在此谈文论诗,饮酒交欢。欧阳修作《昼锦堂记》以纪念。韩琦为什么将自己读书会友的堂馆以“昼锦堂”命名呢?《汉书.项籍传》有”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韩琦公反其意而用之,将自己的府邸命名“昼锦堂”。寓意自己不以功名为荣而应以之为诫,坚守为官须“德披生民”、“功施社稷”、鄙薄沽名自矜的道德风范。

康乐园原址其实在安阳老城县东街。南宋后逐渐毁废,明代弘治十一年(1498)彰德知府冯忠于韩王庙左侧见新康乐园,与韩王庙连成一片。清代乾隆年间,知府李渭将其扩建为昼锦书院。民国以后,这里曾建彰德中学,安阳第十一中学。新中国成立后,这里曾是安阳第五中学。

昼锦堂内最珍贵的当值“昼锦堂记”碑。碑文为宋代书法家、参政事欧阳修撰写,书法家、礼部侍郎蔡襄书丹,尚书刑部郎中邵必题写碑额,故称“三绝碑”。“昼锦堂记”碑同“荣事堂”、“醉白堂记”碑、“重修宋忠献王昼锦堂碑亭记”碑等一起收藏在碑亭里面。

走出韩魏公祠,回望这几百年前曾经荣极一时的祠堂和园林,我感慨万千,我韩姓先祖建功立业,伟绩丰功永载史册;为人忠厚、为官忠诚、节操清廉,为历代所感动。那副门联上“不羞老圃秋容淡, 且翰黄花晚节香”的诗句,正是我祖品德的概括。韩姓,应因先祖的功业与品德所骄傲!

作者系海南省昼锦福利事业促进会副理事长